央廣網北京3月1日消息(記者郭淼 馮會玲)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如果私人診所走進了社區,開到了您家門口,你還會選擇去大醫院嗎?27號北京市衛計委就宣佈,將允許北京市範圍內全日制和非全日制醫生開辦私人診所,緩解居民看病難的問題。
  看病難的問題一直被視為是醫改中的頑疾,《新京報》援引北京市衛計委主任方來英的話說:這項有望於今年5月正式實施的政策,將支持醫療機構開展全日制與非全日制醫生區別聘用合同及薪酬待遇等改革探索,鼓勵非全日制醫生以固定時間到基層和其他醫院兼職工作,可以激發醫生為更多患者服務的動力。
  那麼,辦私人診所是否可以緩解北京各大醫院看病難的狀況?醫生的第二執業點又是否會得到業內人士的認可?
  其實早在2009年,衛生部就下發過通知,允許醫生多點執業,但是5年過去了,這項政策並未從根本上解決大醫院人滿為患,百姓看病難的問題。而多點執業也並未得到業內人士的認可,甚至被業內人士稱為是"不徹底的改良"。但與醫師多點執業不同的是,私人診所要求醫生只能在供職單位以外的一個固定地點出診,而多點執業是醫生可以幾個地點出診。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劉國恩看來,開辦私人診所恰恰是解決目前各大醫院醫生超負荷運轉的一劑良藥。
  劉國恩:大多數醫生疲於奔命的原因是因為精力浪費在他們不需要在大醫院去救治的門診病人上,所以這就是我們資源使用不好,配置無效的一個問題所在。
  劉國恩認為:允許醫生開辦私人診所就是為了調動醫生的積極性,盤活優質的醫療資源。劉國恩說:在歐美國家,社區診所主要是提供門診服務,而大醫院則是提供住院服務,患者通過簽約或者其他自主的方式到私人診所就近看病,經過篩選,私人醫生會把病情嚴重的患者轉診到大醫院,私人醫生或利用大醫院設備對其進行檢查、動手術,或者要求其他大醫生幫忙,而手術後該患者仍需要回到最初的私人診所,接受康復治療,這種嚴謹的處理過程既不會產生醫生對患者不負責任的行為,也避免了大醫院人滿為患的現象。與劉國恩的觀點不同,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宋文質認為:小小私人診所扛不起"緩解看病難"的大任。
  宋文質:看病難是哪個地方難?是上面的大醫院難,一般的醫院不難,基層的不難,原因是什麼,首先是整體優良的、好的醫療資源不足,也就是好醫生不足,有能力的醫院不夠,而你服務的面很廣,對北京來講,尤其是相當一部分來自於外地的病患,而外地的病號我想他不會選擇到私人診所去。
  宋文質擔心:政策可能引發醫生本職工作與第二執業點之間的矛盾。
  宋文質:如果到外地去,總而言之是在花時間,你這樣肯定會影響本院本職工作的質量甚至是數量。
  專家有支持的但是也有看淡的,其實最有話語權的應該是一線的醫護人員,他們對這個政策又是如何看待的呢?記者調查採訪發現,如今在北京的大型醫院醫生平均每天都要接待近百名患者,對從事大量體力和腦力勞動的醫生來說已經是不堪重負,因此有醫護人員表示:如此滿負荷,甚至超負荷的工作,實在騰不出精力去再搞"第二執業"了。
  醫務人員:我們的醫生每天晚上要8點下班就已經是很幸福的事情了,所以在家的時間是非常少的,如果周六的時間還都要放在院外的話,那他對家庭的貢獻就會欠缺一些。
  北京協和醫院副院長王以朋認為這又是一項叫好不叫座政策。
  王以朋:你作為一個群體的人,為什麼醫院能出名,他是一個群體的力量,他不是一個人能撐起一個醫院的,他現在出去了,他這個群體能出去嗎?出不去。
  宋文質說:那就要解決目前的就醫環境問題,特別是醫患關係,而這一點恰恰是現在最欠缺的。
  宋文質:待遇水平並不高,天天擔驚受怕,我所知道的醫院那些很有水平的臨床大夫最近這些年跑到醫葯公司的什麼醫療劑藥公司的或者是到別的公司多了,為什麼?首先是醫療環境不行。第二個待遇太低。目前來講如果是達到專家水平的也就是現在40多歲靠近50歲的這批臨床大夫應當說不錯,他們的待遇不是在本院的待遇不錯,而通過咱們說的走穴到外面去應該是收入相當不錯,35、6歲甚至靠近40歲的這批大夫來講很辛苦的,要和一般的主治大夫的,連現在足療店的所謂特技師都不如。總體來講 ,我們國家的醫生總量不足,好的醫生更不足,不管從上到下都是這樣。所以這是一個很難解決的問題,想通過在職的大夫自己開個門診部開個診所解決意義不大,解決不了什麼問題。
  那麼私人診所在患者眼裡到底份量幾何?他們會給予私人診所同樣的信任嗎?
  採訪對象:如果是知名專家會去的,會對他信任,因為在他這看有些方面更方便了。他就是本院的職工,可能在他這裡開出單子來,在那個醫院檢查的話也會提前,就不用那麼排隊了。
  記者:那比如說他在外地,比如說他在天津、河北這樣的地方開診所的話,你會到那個地方去嗎?那就不用到北京來了,你會嗎?
  採訪對象:那不會,一個醫生的診斷不單是他個人的水平,還有醫療設備的診斷,所以看不出什麼東西來了。
  採訪對象:我肯定上大醫院,不上私人診所。大醫院的各種設備啊大夫人員都齊全,上私人診所不放心,萬一有什麼事兒呢,它處理不了,我覺得應急這塊它還是處理不了。上北京肯定是大病不是小病,要是小病的話上哪個醫院都可以,就不去北京了。
  此外,醫保報銷問題也是公眾對私人診所排斥的重要原因之一。至於公眾關心的為私人診所如果納入醫保報銷體系的問題,劉國恩認還有待衛生、社保部門共同協商。
  劉國恩:我們大量診所還可以通過和我們醫保部門進行簽約,來管理大量的社區的老百姓,這樣我們醫保部門可以通過按人頭,按就診的量來進行前期的一個規劃。  (原標題:北京在職醫生允許開私人診所 醫護人員表示“沒精力”)
創作者介紹

Little

lb40lbme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